第64章(1/4)

“若是无事奏请,便退朝吧。”

仲溪午起身抖了抖衣袖,正欲抬步离开,突然堂下一名老臣“噗通”一声跪下,仲溪午脚步一顿,看到还是那个熟悉的身影,不由得有些头疼,但又不能装没看到,就只能耐着性子开口:“李爱卿又有何事?”

李继已经年近六十有余,颤巍巍着磕了几个响头才开口:“回皇上,这国不可一日无君,后宫也不可久日无主啊……皇上登基以来,这后位空置已久,微臣斗胆请皇上……早日立后……”

果然还是差不多的说辞,仲溪午几乎每隔几日就要听上一遍,也就这个李继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提,只是仲溪午虽然烦他,但是知道李继只是个忠君的孤臣,所以也不会是非不辨处罚他。

“朕知道了。”仲溪午开口回答,抬步就想走,却又被那李继嚎声喝住。

“皇上啊……这番话老臣可是听了很多遍了……”

言下之意就是说仲溪午每次都是应下而无动作。

这个李继还真是会倚老卖老,仲溪午心里也有了些怒意,而李继此时聪明的跪在地上抖了起来,看着真是年迈的“弱不经风”,仲溪午只得压下怒气开口:“那依爱卿所见,这后位……谁坐合适?”

这句话问的也颇是危险,李继却未有丝毫迟疑:“先前皇上说国库虚空,把选秀已经停了有五年之久,如今国泰民安,也该恢复了……”

殿堂上一片寂静,大家头都不敢抬,只是一个个默默跪下不语,表达自己的立场。

一旁的仲夜阑见此叹了口气,并没有随着跪了下来,而是向旁边移了几步,对上仲溪午看过了的目光,他耸了耸肩表示无奈。之前他已经帮着仲溪午挡过很多次官员的劝谏了,这次是他真的无能为力。

过了许久,官员们的膝盖都跪疼了,才听到仲溪午的声音从头顶传来:“好,恢复吧。”

官员们一愣,赶紧磕起头来,李继的声音在一片谢恩中显得中气十足:“谢皇上。”

仲溪午瞄了一眼方才还奄奄一息,现在却精神抖擞的李继,幽幽的开口:“李爱卿已经六十有余,这马上就到了致仕的年纪,还是多多看顾些自己的身体为好。”

李继虚弱咳嗽了几声,看着又恢复了最初的老态来叩头谢恩。

仲溪午并未追究,抬步离开将一片谢恩声甩在身后。

已是日落黄昏,华浅伸腿坐在庭院树下的秋千上,悠闲的翻看着一册话本。

30书院(m.30sy.com)有换源功能,退出浏览器的悦读模式,才能使用
章节混乱或最新章节不显示点这里